時隔4個月,房山長溝唐幽州節度使劉濟墓重回公眾視野。昨天,劉濟墓考古成果正式發佈,劉濟墓女主人身份確定。
  考古人員發現,劉濟的墓誌朴素小巧,而其夫人張氏的墓誌蓋豪華描金,在那個崇尚男尊女卑思想的時代,女尊男卑的情況為何會產生?張氏究竟系何許人也?……
  伴隨考古工作的深入開展,此前縈繞的七大謎團逐一揭曉。
  □發佈
  發掘完成部分文物系國內首現
  北京市文物局昨天宣佈,歷經長達1年半的搶救性考古發掘,位於北京市房山區的唐代幽州節度使劉濟墓目前已全面完成發掘工作,一批出土文物為國內首次發現。
  劉濟墓位於北京市房山區長溝鎮墳莊村西北,距北京市區約56公里。
  2012年8月至2013年6月,經國家文物局批准,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對劉濟墓進行了搶救性考古發掘工作。2013年7月至今,完成了劉濟墓的全面發掘工作,並開展了文物保護及科技考古研究工作。
  考古人員發現,劉濟墓紀年明確,規模宏大,在墓葬形制上,承襲中原地區唐墓特征,該墓雖遭歷代破壞,但墓葬整體結構仍保存完整,為研究北京地區晚唐時期藩鎮制度、墓葬形制等提供了十分有價值的材料。
  劉濟墓出土了一大批隨葬器物,特別是劉濟夫人的大型彩繪浮雕十二生肖描金墓誌,在目前全國發現的唐代墓誌中僅此一例,實屬罕見。墓葬中出土的通體彩繪漢白玉石俑,在全國同類型考古發掘中也屬首次發現。
  此外,劉濟墓主室的浮雕彩繪須彌座式石棺床,保存完整,有大量浮雕彩繪金剛、瑞獸圖案,製作精美,在全國同類型考古遺跡中較為罕見,具有極高的歷史價值、科學價值和藝術價值。
  據瞭解,劉濟在任時統轄範圍涵蓋今天的北京全境、河北北部、天津大部及遼寧西部地區。作為唐代河北三鎮中實力最強的藩鎮,劉濟家族累居幽薊一代,自唐以降歷五代、遼、金400餘年均為地方豪族,劉濟墓的發現對梳理北京地區唐遼時期歷史研究脈絡具有重要的價值。
  夫人身份之謎
  □揭秘
  1.妻子張氏何許人?
  望族之後家世顯赫
  在劉濟墓發掘過程中也發現了劉濟夫人張氏的墓誌。在男尊女卑的時代,劉濟夫人的墓誌比丈夫的還要精美豪華實屬罕見,那麼張氏到底是何許人也?
  繼此前劉濟墓誌公佈之後,昨天,劉濟夫人身份之謎通過對張氏墓誌的解讀大白天下。研究發現,張氏族屬清河望族,其家世顯赫可比肩其夫劉濟。
  劉濟夫人張氏事跡未見諸史料。對張氏的瞭解目前資料僅限於此次發現的墓誌。
  考古人員對張氏墓誌進行了深入研究,對劉濟夫人張氏家族世系進行初探。發現“天下張姓出清河”此言不虛。
  據史書記載,張姓的始祖揮公是中華人文始祖黃帝的後裔。張氏的曾祖父為隴州刺史,祖父為劍南西川節度兵馬使,父親在中央任職,為左領軍尉大將軍。
  2.曾獲得幾個封號?
  踈國三封榮耀至極
  在張氏的志文首題中,提及張氏有三個封號,這種現象在唐代實屬鳳毛麟角,為何張氏會得到三個封號?這些封號分別是何時冊封的?
  “薊國夫人”封號源於劉濟生前張氏謹守“五常四德”,賢良淑德,因劉濟故受封。
  “薊國太夫人”封號為張氏在劉濟死後獲得。劉濟死後,幽州局勢動蕩,為平撫內患,穩定政局,張氏曾教導族人要循禮守節,以全忠勛,由此局面安定。其子劉總順利承襲父爵,成為幽州節度使。
  “燕國太夫人”這一封號則為張氏去世後追贈。張氏在受封後,“棲心釋教”,普濟貧困,廣開善門,仿效劉濟生前舍宅興建崇效寺之舉捐資修葺寺觀。
  在當時,一個女人一生獲得朝廷三次封號,正如墓誌所稱,“生尊歿贈,踈國三封”,顯貴榮耀至極。
  3.為何墓誌更奢華?
  後代當官疑其所為
  劉濟的墓誌朴素小巧,而夫人墓誌蓋豪華描金,在那個崇尚男尊女卑思想的時代,為什麼劉濟和夫人的墓誌呈現女尊男卑的情況?背後有何秘密?
  專家認為,唐代墓誌描金彩繪很少見,因此劉濟夫人的墓誌十分難得,再加上它的規格很大,更有越制的嫌疑。而此前發現的墓葬也曾發現過一些女尊男卑的情況,這主要是女方身份高貴,出自帝王之家,因此她們的墓葬規格可能會比丈夫更高。而劉濟夫人並非公主,她的墓誌蓋上記載,她是燕國太夫人,此時正是她兒子擔任幽州節度使的時期,由此可推斷她的墓誌是兒子所立。
  專家猜測,劉濟的兒子劉總害死了父親和哥哥,因此可能對父親心懷愧疚,也可能跟母親的關係更好,因此將母親的墓誌製作得更為精美。
  次子品行之謎
  4.孝子還是逆子?
  尊孝親母弒父殺兄
  在史書記載,劉濟的次子劉總被刻畫成“性陰賊,尤險譎”,其弒父殺兄,為大姦大惡之人,劉濟正是被他所害。那麼在張氏墓誌中,劉總又是何種形象?
  劉總在張氏病重時,“虔誠寢膳,食未啐而不進,藥未嘗而不飲。”“冠帶不解,連宵達晨。”誠謂“孝嗣”。張氏病逝後,“僕射(指劉總)攀號訴天,泣下成血。”“喪儀哀節,克葉於禮。”從墓誌中,人們看到了一個極盡孝道的大孝子。這是否僅僅是一種心虛的掩蓋?
  對此,專家分析弒父殺兄在當時並非個例。李世民弒兄奪位;安祿山、史思明皆因此不得善終。
  專家認為,張氏是劉總的生母,古人對生母盡孝非常正常。無論劉總對別人怎樣,在家族內部還是對母親遵從了孝道。專家同時指出,把自己對父母盡孝的內容刻在母親的墓誌上,這種情況非常罕見。
  5.為何無子嗣記述?
  隔斷傳承刻意掩飾
  唐代墓誌已有大量發現,按常規女性死者墓誌銘中往往會有後代子嗣內容,而張氏墓誌對其子嗣除劉總外卻隻字未提,這又是為何?
  據史書記載,劉濟當時至少有三個孩子。
  劉濟長子劉緄。曾任副使,留後,為劉濟指定的繼承人。元和五年(公元810年)被其弟劉總“矯以父命杖殺之”。
  劉濟三子劉約,累遷至齊州刺史,其後“使持節棣州諸軍事棣州刺史兼御史中丞”,“宣武軍節度使檢校吏部尚書贈左僕射”。
  這是否與史書記載的劉總弒兄有關?
  部分專家分析後認為,張氏墓誌銘對此二子沒有任何提及,這顯然是劉總的刻意掩飾行為,客觀上也造成對劉氏後代傳承信息的隔斷,謂為憾事。
  墓室頭骨之謎
  6.頭骨系劉濟本人?
  屬一老者並非劉濟
  此前,考古人員在大墓主室發現人頭骨,在棺床西側發現骨骼殘片。考古人員此前推測這兩處人骨屬於同一個人,難道劉濟當年被殘害後身首異處?
  昨天,考古人員介紹,經過仔細研究,發現棺床西側骨骼殘片屬於另外一名老年女性。“此前關於頭骨身份的推測就此中斷了。”
  如果頭骨系劉濟,他當年被毒死會否在頭骨上留下痕跡?
  專家特別指出,未發現頭骨主人有明顯的口腔疾病,推斷生前咀嚼功能發達,齒骨受力較強,也未發現中毒的證據。
  對此專家認為,當年劉濟幾天沒有進食,劉總讓身邊的人給劉濟一碗液狀食物,喝完之後暴病身亡。如果只是一碗毒藥,會很快通過口腔進入人體內部,可能留不下什麼明顯的印記。
  陪葬寶物之謎
  7.發掘中有何寶物?
  彩繪石俑新疆玉石
  劉濟大墓中出土了大量小巧的裝飾品備受關註,考古研究人員對部分陪葬品進行分析。那麼除寶石玉器外,又有什麼新寶物呢?
  分析顯示,劉濟墓出土的玉石器中一類為透閃石型玉器。它們使用的玉料為白玉,玉器註重寫實而且在寫實的基礎上作一些藝術的描繪,為實用器,雕工精湛,造型也新穎別緻。
  現實中,新疆和田玉早已因為其稀有、價格高昂成為藝術品市場新貴,透閃石玉器與新疆和田玉器質地類型相同,專家稱,部分出土玉器原料極有可能來自新疆和田地區。
  此外,墓葬出土的通體彩繪石俑在全國同類型考古發掘中尚屬首次。如今頭部進行修補後將進行系列處理,保護顏色如初。
  □追訪
  未來工作先規劃再策劃展覽
  昨天,北京市文物局有關負責人介紹,目前已經初步確定對大墓實施原址保護,下一步市區兩級政府將聯合研究如何實施劉濟墓的保護、展示以及建立博物館問題,通過博物館或者展覽館的建設,以劉濟墓的文化展示為切入點,系統地收集展示唐代北京地區的經濟、政治、軍事宗教、藝術等各個方面的歷史文化內容。
  房山區有關負責人介紹,配合墓葬的保護,目前已經對原計劃項目建設和設計方案進行了調整。經過實地調查、征求意見、專家論證,2013年9月,長溝大墓被房山區政府認定為區級文物保護單位,保護範圍建設控制地帶確定為45.45畝。目前,房山區已經聘請專業機構編製長溝大墓文物保護規劃,預計今年上半年完成。考古完成後,房山區還將策劃相關展覽。
  壁畫保護解決方案尚待研究
  大墓中包含了大量精美的壁畫。如何保持顏色的鮮亮,不被氧化不掉色成為一大難題。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文物技術保護室主任董育綱介紹,壁畫保護總體上分為兩部分,一部分現場原地保護,另一部分容易脫落的,揭取以後放在博物館展陳、保護,原地用複製品代替。為了避免壁畫像兵馬俑一
  樣出現氧化現象,工作人員嚴防死守,用植物製劑噴塗處理。
  董育綱指出,如果用化學用品噴塗,要考慮將來還能否還原的問題,破壞性的一次性保護堅決不做。具體壁畫保護難題解決方案尚待研究。與此同時,工作人員通過高光譜成像技術獲取、保存了部分壁畫影像信息。
  04、05版採寫京華時報記者張然04、05版圖片京華時報記者王海欣  (原標題:劉濟夫人系出名門 墓誌奢華實屬罕見)
創作者介紹

禮服

kv48kvfst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